趋势观察
行业新闻
关于特色小镇规划在不同基础理论代表的意义
行业新闻 2020-04-07 14:04

  1. 产业集群理论于特色小镇规划的意义

  “产业集群”理论是20世纪80年代出现的一种西方经济理论,由美国哈佛商学院的竞争战略和国际竞争领域权威学者迈克尔·波特创立。其理论的核心是:在一个特定区域的特别领域,集聚着一组相互关联的公司、供应商、产业和专门化的制度和协会,这种区域集聚形成有效的市场竞争,构建专业化生产要素优化集聚洼地,从而使企业共享区域公共设施、市场环境和外部经济,降低信息交流和物流成本,形成区域集聚效应、规模效应、外部效应和区域竞争力。

  产业集群是工业化过程中的普遍现象,所有发达经济体中都明显存在各种产业集群。国家竞争优势的获得关键在于产业的竞争,而产业发展往往体现为国内形成的有竞争力的产业集群。

  在一个健全的产业集群中,企业数目达到最初的关键多数时,就会触发自我强化的过程。这种自我强化的效应出现是在产业集群的发展具备一定的深度和广度后,通常需要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因此,政府不能试图创造全新的产业集群,新的产业集群最好是从既有的集群中萌芽,这也为特色小镇的产业规划提供了一个理论思维,即特色小镇不是凭空造出来的,一定是基于一定的资源禀赋或者市场偏向,在市场的不断发育过程中孕育出来的,过分强调政府的培育,并不能达到政策规划的预期效果。

  特色小镇与传统的行政区块划分或者单独设立产业园区不同,它强调的是以产业集聚区或者产业集群作为空间边界。特色小镇的特色是产业特色。特色小镇的规划,应该依托当地的产业资源以及当地的特色产业,升级传统的产业集群。

关于特色小镇规划在不同基础理论代表的意义

  特色小镇的核心仍是企业竞争,根据波特提出的钻石模型,政府应扮演好优化企业环境的角色,可以通过招商引资,合理引导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组织等加入特色小镇建设,也需要做好特色小镇宜居环境的建设,引入大学等研究机构,吸引创新人才的进入,为产业营造更好的创新环境,从而促进产业创新,突破发展的瓶颈。此外,政府要赋予企业、组织足够的自由度,破除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的各种制度性障碍,保障组织发展的科学性。

  2. 增长极理论于特色小镇产业规划的意义

  “增长极”理论也与产业集群的形成紧密相关。增长极概念及其理论是由法国经济学家朗索瓦·佩鲁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来的,在这一理论里,佩鲁引入了“推动性单位”和“增长极”的概念。

  所谓“推动性单位”就是一种起支配作用的经济单位,当它发展或创新时,能诱导其他经济单位增长。推动性单位可能是一个工厂或者是同部门内的一组工厂,或者是有共同合同关系的某些工厂的集合。

  佩鲁认为推动性单位具有三个特点:

  (1)新兴的、技术水平较高的、有发展前景的产业;

  (2)具有广泛市场需求直至国际市场需求的产业;

  (3)对其他产业有较强的带动作用的产业。

  而所谓“增长极”是集中了推动性单位的特定区域。增长极本身具有较强的创新能力和增长能力,并通过外部经济和产业关联的乘数扩张效应,推动其他产业的增长,从而形成经济区域和经济网络。

  增长极的形成至少应该具备三方面的条件:

  一是在一个地区内存在具有创新能力的企业群体和企业家群体。因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是少数有冒险精神、勇于革新的企业家的创新活动。

  二是必须具有规模经济效益。增长极地区除了有创新能力及其主体外,还需要有相当规模的资本、技术和人才存量,通过不断投资扩大经济规模,提高技术水平和经济效益,形成规模经济效益。

  三是要有适宜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外部环境主要包括完善的基础设施条件、良好的市场环境和适当的政策引导。只有良好的投资和生产环境,才能集聚资本、人才和技术。在此基础上形成生产要素的合理配置,使经济得到快速增长进而成为起带动作用的增长极。

  特色小镇建设是经济新常态下加快区域创新发展的战略抉择,也是推进新型城镇化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创新载体,特色小镇应被打造成区域的增长极。

  在进行特色小镇规划时必须要尊重其经济基础,利用好资源优势,政府应高起点规划,要努力将特色小镇打造成区域的增长极,避免被其他增长极边缘化。为此,政府要提供全方位的保障,充分发挥政策的集成效应和激励导向,加大土地、资金、人才等方面的政策扶持力度,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将人才、资金等资源要素吸引到特色小镇里。同时,特色小镇应发挥其扩散效应和涓流效应,促进周边地区的发展。

关于特色小镇规划在不同基础理论代表的意义

  3.中心地理论于特色小镇规划的意义

  中心地理论产生于20世纪30年代初西欧工业化和城市化迅速发展时期,是1933年由德国地理学家克里斯泰勒在《德国南部的中心地》一书中提出的,是通过对南部德国的城市区域空间分布的实际状况进行概括和提炼而提出的。该理论的核心思想是:中心地的等级层级结构,即城市是其腹地的服务中心,根据所提供服务的不同档次,各城市之间形成有规则的等级均匀分布关系。

  我国在城市化发展的过程中也出现城市人口密集、空气污染、交通不便、物价高等现象。同时还存在乡村发展停滞、农村人口大量流入城市、土地闲置、村庄荒芜、城乡差距增大等问题,这些问题也亟待解决。

  我国城镇体系是在传统城市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而传统城镇兴起是符合中心地体系的,为此特色小镇的发展将是连接城乡均衡发展的重要节点。在进行特色小镇规划时可以结合城乡的优点,发挥城市、乡村各自的吸引力,以较小的规模,集中所有的土地,以特色的产业、优美的环境,为各阶层人民打造健康舒适的生活。

  在进行特色小镇规划时应注意配套功能的完善,譬如:饮食、住宿、娱乐、交通等基础设施满足小镇居民食、住、行、乐的生活要求,同时应提供高效、快速的互联网等配套公共服务设施,便于特色小镇与周边区域的联系。

  4. 复杂适应系统理论于特色小镇产业规划的意义

  复杂适应系统是由适应性主体相互作用、共同演化并层层涌现出来的系统。围绕适应性主体这个最核心的概念,复杂适应系统模型应具备的七个基本特性,分别是聚集、非线性、流、多样性、标志、内部模型以及积木。其中前四个是复杂适应系统的通用特性,它们将在适应和进化中发挥作用;后三个则是个体与环境进行交流时的机制和有关概念。

  复杂适应系统理论的核心是主体。在特色小镇这个系统中,主体就是人。特色小镇能够脱颖而出,优于其他城市模式,是小镇的人和外部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在特色小镇中,各种各样的异质主体之间存在非线性作用,甚至是无序的互动,因而会产生各种“隐秩序”,从而形成“特色”,这一过程充满“不确定性”。浙江省所有的特色小镇都不是政府规划出来的,而是涌现出来的,它也有一些能够“确定”的东西,即它们必定存在“差异”,必定有“创新”,必定是“绿色”的,必定是能够“协同互补”,必定是“能体验”的。根据复杂适应理论,经济组织的各种复杂性是因为它们是由不同的异质主体的变异性、主动的适应性和相互作用共同产生涌现形成的。

  在特色小镇里,产业和空间的活力源于其个体的自适应性所形成的自组织性,因此政府管理小镇,是要激励企业去创立小镇,而不是取代,更不能取代企业家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