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观察
前沿趋势
复工大潮下,哪些产业链将受到冲击?
前沿趋势 2020-02-11 10:11
      除了疫情防控阻击战之外,复工能否顺利将是影响一季度中国经济的关键要素。那么,从产业结构角度分析,哪些产业链会受疫情影响最大?又有哪些细分行业最可能因为供应链问题产生风险?

      国泰君安宏观团队在近日发布的《疫情影响分析:主要区域和产业链、供应链冲击》报告中,以湖北、浙江和广东三个疫情较重的省份作为切入口,同时分析劳务输出大省河南疫情带来的间接影响,从而总结出复工后需要重点关注的受冲击产业链。
 
      01“武汉停摆”
 
      武汉2019年上半年GDP约7479亿,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9,是中国目前最重要的工业基地之一。和其他城市相比,武汉的第二产业占比更高,境内水网、铁路、公路穿过,东西沟通、南北链接,是中国经济地理的交通心脏,大量的物资在这里交易并运往全国各地。
 
      和服务性的第三产业不同,工业经济一旦受到冲击,其影响的辐射范围会更大。如果武汉的生产停滞,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可能都会受到影响。通过梳理湖北的水运,我们可以看到,湖北的主要港口武汉港、宜昌港、黄石港、荆州港的航线主要集中于内贸运输,主要运输货物种类集中在大宗商品(原油、矿石、煤炭)、机械产品、钢材、化工品。
 
      此外,在湖北省陆运方面,多城封城短期也会对湖北内陆公路、铁路运输产生负面影响。其中京广线、京九线、武九铁路、襄渝线、汉丹线、焦柳线、长荆线、宜万铁路、渝利铁路、京港澳高速公路、沪蓉高速公路、福银高速公路等主要干线运输均会受到冲击,陆运方面,通向安徽、重庆、陕西、湖南等地的货运或受影响较大。
 
      疫情影响下的湖北,毫无疑问将对上下游产业链的复工带来深远的影响。
 
      02、三大产业链条受冲击最大

      接下来,我们以目前确诊人数最多的四个大省(占全国确诊总人数75%)——湖北(64%)、浙江(4%)、广东(4%)、河南(3%)为窗口,来观察疫情冲击下,产业结构上哪些产业链和行业受到的冲击更大?
 
      综合疫情大省的经济结构信息,我们从工业增加值角度对区域冲击的产业链影响进行拆解。
      湖北的第一产业占比较高,二三产业比重差异较小,浙江和广东第一产业占比低,第三产业占比显著高于第二产业。
      从投入产出表产业传导来看,除汽车、纺织业、计算机、通信与其他电子设备制造等相对“下游”行业看,各省增加值占比集中行业多集中在偏中游环节。
复工大潮下受冲击的产业
 
上图:区域冲击下产业链传导短期影响
 
      红色、橙色、黄色表示产业区域冲击影响程度依次减弱。
     
      除此之外,在从业人员的流动方面,我们着重对劳务输出大省河南,以及封城严重的湖北进行分析。
      由于数据可得性,我们假设春节前迁入河南、湖北两省的人员来源,构成节后主要复工流出的人员流向。  
 
      河南省作为全国劳动力输出大省,2018年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总量2,995.14万人,其中省外输出有1,196.13万人,占40%。节前人口迁入的比例,主要源于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占比最高的三个省份为浙江(15%)、江苏(14%)和广东(12%),其次是北京、山东和上海,外出到这六省市的人口占出省人口的62%。
 
      我们注意到除主要一线城市外,浙江、广东也位于影响之中。
 
      行业方面,返工工人主要分布在二、三产业,包括电子制造业、家政服务、建筑业和餐饮业。  
 
      湖北省方面,从节前迁入人员流向倒推,人口跨省流动的第一大省是广东,占比达到28%,其次是浙江14%,此外流入较多的还有临近省份的湖南、江苏和河南。其中2018年末外出农村劳动力1076万人中,外出务工的比例占75%。
 
      行业分布上看,主要从事第二产业,占比高达56%,第三产业占比约38%。 
 
      综合河南与湖北省的劳务输出流向,恰恰集中在广东省与浙江省,行业分布上更多集中在第二产业,以劳动密集制造和建筑为主。
      因此,疫情大省之间在劳务输出上存在一定的叠加影响,这将对劳动密集型制造带来一定影响。
      结合以上因素,这样的产业分布主要会造成三个影响:
 
      1、化工品制造直接受到影响,其下游需求较大的行业集中在橡胶塑料、造纸及加工,木材及加工行业,纺织业,这些行业由于自身需求冲击叠加化工品需求依赖,影响或更大。
 
      2、计算机、电子与光学设备、电气机械、通用设备整个链条均受到一定影响。产业升级的仪器仪表行业由于对计算机、电子、电气机械需求较高,或受到一定影响。
 
      3、由于复工推迟,建筑活动的延后,叠加汽车链条影响,将对黑色、有色冶炼、金属制品需求短期存在一定抑制。
 
      从这几个链条来看,我们认为复工推迟的短期影响将主要集中在建筑活动链条,并由此带来对上游行业的影响。
      其次是由于复工和原材料供应的潜在制约,短期或对计算机、电子与光学设备制造全链条带来一定影响。
      而中期角度,化工品由于作为中间品,可能对部分下游行业带来一些影响。
 
      不过综合经济初始条件,由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些处于短期“灾区”的产业链多数处于趋势回暖状态,因此我们认为短期冲击后,上述链条将重回景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