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观察
前沿趋势
【深度】新基建构建了数字社会价值流动的底层
前沿趋势 2020-03-23 14:09

  2020年3月18日,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数字经济分会副会长兼专家委员会主任,旗点商学院院长王东在《区块链赋能新基建》直播分享中提出了对新基建全新的看法,对未来社会的数字化生存模式和商业机会做出深刻分析,直播观众非常受益,以下是直播内容整理。

新基建

  区块链创造的数字信用是更深层次的经济变革

  大家好,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相遇,刚才朱幼平老师和程晓明老师的分享非常好,我接下来做一下补充!

  从数字化浪潮,从80年代末从90年代开始这样的一路过来之后呢,从最早的信息革命开始,到后面有了数字贸易,有了数字营销,有了数字工厂,到今天我们看有数字金融和数字商业。实际上这一路上是不断的深度融合和进化,现在我们很多的人认为这些就是数字经济,其实我认为这个叫法是不全面的。那么,什么是数字经济呢?其实数字经济它一定是因为有了数字信用的产生。我们之前所得这些呢其实都是在数字商业的维度,是数字经济中的一个部分,所以我们过去看到的创新都是基于商业的创新,从产品、技术、管理、成本、效率,包括我们的营销等等,都是这样的创新,都是基于中心化信用系统的商业维度创新,那么区块链的到来,它实际上就是它的出现就代表了数字信用的出现。

  数字信用就是原生于数字空间里形成的因为这种技术的特性所形成的一种共识体系,就是数字信用。数字信用跟过去的中心化的信用完全不同,今天我们直播的这个题目是区块链和这个新基建,区块链实际上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大的变革背景下,从我们过去电子商务开始到今天,从一个很小的商业维度,从营销、生产到金融到今天,变革到了信用的维度,这个是一个更深层次的变革。为什么是深层次的变革呢?因为我们今天看全球的价值分配,都是那些信用输出方他们能够获取更大的利益。那么当然我们的这个泡沫,也是多数由这些包括我们的投行华尔街,他们过度的去预期,他们把价值模型设计成一种叫做“无风险的套利模式”,他们攫取了大量的利益,最后留下了全球的系统性的风险。

  因为在过去我们人类的价值创造端和价值流动端一直是分开的。价值创造端是指我们的产业端,而价值流动端是我输出信用提供金融服务的这一端。所以说,我们看我们的国家也一样,每个国家都一样。那么我们看到我们的银行,阿里很赚钱,但是他赶不上一个工行,一个工行3000多亿的利润。那么它一家的利润,可能我们上市公司所有的排名前多少位之和都赶不上它。所以说工农中建都一样,就连平安银行年利润都1000多亿,为什么呢,赚的是谁的钱呢?因为它做做了个账本,完成了一个信用输出,那信用哪儿来的呢,它是国家赋予的授权的。那么包括全球的华尔街的这些财团,那么他们实际上在这个过程当中获取了巨大的利益,而区块链的产生实现了数字信用的构建,它必将会冲击到我们过去的中心化的信用机制,那这就是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巨大差异的利益分配的背景。

  过去我一直在讲就是数字经济到了3.0时代,从1.0信息交互网站,2.0我们的电子商务、产业互联网和数字商业,到了3.0数字信用时代。数字信用时代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的价值创造端和我们的价值流动端用数字技术把它融合在一起。而融合价值的锚定就是用区块链的技术来锚定的。现在很多人对区块链不了解,其实包括我今天刚刚完成的一个直播,大湾区的一个数字经济论坛,那么也在讲这个问题。他们问这个区块链到底现在公链、联盟链,我们的技术到底怎么样?我就跟他说,我说其实我们今天很多的区块链的公链,它没有走出比特币的模式,所以说我认为它这个走不下去,也就是说它实际上呢是一个账本技术,账本技术并不是价值创造端,它创造了一个账本的信用端,但是它没有创造价值端。也就是说,这个我们过去做的这个公链,它其实是远离我们人类的价值创造的,这两个是两张皮。所以说我们讲数字经济3.0,讲区块链3.0,就是我们说这种价值开始进入融合创造阶段,是场景应用落地的阶段。而这种融合创造,我们发现在4G之前是不太可能做到的。为什么不可能做到?因为这种信用的锚定的关系它锚不定。也就是说人类的价值只有把它创造出来,并且把它变成一种数字价值甚至是数据价值的时候,它才能够跟我的链上的这种技术形成一种可锚定的这种可信状态,形成一种这个可流动的价值。而今天,在区块链3.0的应用刚刚大规模开始的时候,就是应该是这样的发展方向。而这次的新基建正是发布,发现者就是未来数字时代的我们的底层的价值流动系统!

新基建产业

  新基建,是数字时代社会的底层价值流动系统

  所以这个新基建的诞生,我认为这是我们下一个十年,我们的国家的竞争力的最底层的动力系统。没有这个就谈不上我们叫做未来的整个数字时代。所以说我们去分析的时候,我们说在未来经济里面区块链的价值很大,那它是怎么大的呢?因为它实际上是在价值创造端融合端之后产成了一种新的价值,我们叫做“数字价值”,甚至叫做“数字GDP”。“数字GDP”是什么呢?就是我的过去我们的GDP,像国家的GDP是我们的生产总值,这是经济体的GDP,然后我们发行了货币去对应这个生产总值。生产总值越来越大,然后我们的货币不断地发发发,而且还超发。比如说我们的生产总值90万亿,我们超发到190万亿,就是超发。所以这种锚定关系呢保证了价格的稳定,但是我们这个货币所承载的这个价值它是始终在这一种增长扩张的状态,并没有说在这个币的体系里,它的价值的增长带动这个币的单价的增长,每个货币单位所代表的价值增长却没有。而在数字时代,这个范式就完全不一样,我叫做它叫做“数字GDP”。“数字GDP”最典型的特征是我们的数字价值不断不断的增长,但是我们发行的代表了这个币的数量总量不变,这样每一个币所代表的价值就会不断增加,是“数字GDP”增值的显现。所以说是“数字GDP”不是仅仅是数字股权的概念,因为股权的底层结构是企业,企业的底层是我们的传统的工业时代的契约制。一个公司由一堆契约所形成的,而未来是区块链的智能合约。而它所形成的价值锚定关系,会解构过去的这种企业的价值锚定关系。企业的价值锚定关系呢,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他的价值锚定呢,是没有这样的按照时间维度动态变化的。一开始投了占了你多少股权,最后你必须怎么样,所以说你会发现它是一个静态的,那么这才是一个问题,就导致了企业的问题、员工的问题、高管的问题,他们之间在价值锚定的过程当中出现问题,出现矛盾。当这些如果在数字时代,所有人都持有这个“数字GDP”的通证的时候,它是共同享受这个生态价值的增长和下跌的,是共享收益共担风险的状态,它就不需要传统静态的契约,它是用这个链的形成的动态契约。所以说这就是区块链未来价值,它之所以有价值,它会连接无数的这种共识的价值节点,联合形成一种新的生态,未来的真正的区块链项目,我们是持有GDP而获得增长红利,而不是持有股权而获得增长红利,这是最大的不同。

  所以我们发现这次的新基建发布的一共是七个方面,我把这七个方面就叫做“未来社会底层价值的流动系统”,它将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巨大的机会,因为这解决了我们现在很多在做产业互联网、物联网的时候的瓶颈,而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它就有可能让我们解决。那么我们来分析一下,从5G、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到特高压、高铁和新能源的充电桩,这七个方面我认为它本质上它可能就是一个“数字时代的价值流动的通道系统”,数字时代的价值流动的通道系统”这是我们底层系统,由这个系统就可以把物理空间里我们的国家的这个价值装进去,也可以把什么装进去呢?也可以把别的国家的价值装进去。因为在物理空间里,我这个国家是一个疆域是有限的,然而我在数字空间里是没有疆域的是无限的,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要提在10月24日一定要把区块链作为重点在全国去发展,但是他并没有说发展什么方向,而从国家的角度,底层配套的区块链就是我们的5G、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就是这些东西。

  那么很多人问特高压是什么呀?特高压实际上是为了未来能源互联网,我们现在能源互联网是用电力的,如果不是用特高压,它的电力的能源的损耗,包括我们现在的电力的价值计量,在我们旗点商学院有一个国网电力的实验室副主任叫颜拥,他在做这个能源区块链。也就是说我们说特高压实际上是能源区块链的一种,包括充电桩也是能源节点区块链,未来汽车也是价值流动是吧。那么,当我们数字空间里的通道一旦打开,物理空间里就会成为瓶颈,所以说在新基建里照样有高铁,城际轨道,因为物理空间和数字空间它配套,就像今天我们买东西,网上买东西是很快3分钟,物理空间配套快递是3天,你要配套7天就不行了是吧。所以说这个就是物理空间里的配套,然后数字空间里的价值流动,然后用工业互联网锚定我们的价值制造端,然后用人工智能在云端来做整个的一个智慧系统,然后用数据中心来存储人类的价值,然后用5G做万物互联的互联网的通道,这就是整个新基建的核心,它是一个系统,很多人说新基建七个方面,其实我认为新基建就是一个东西,就是未来社会的底层的价值流动通道,你看高铁是不是通道,电是不是通道,特高压,工业互联网是不是把这个工厂连起来是不是通道?人工智能是大脑的通道,大脑新的这种智慧、数据,然后在指导我们所有的产业。所以说我们发现,5G当然就更不用说了万物互联,那么也就是说新基建是一个抢占全球的一个创新高地的这样的一个举措。当然,也有原因是5G是中国华为在全球领先,如果在未来的三年不能率先的走出去,未来就有可能被6G,被这个马斯克搞得卫星的WiFi给冲击到,所以说这个就是未来战略。当5G一旦启动,中国一旦启动,带来一些国家的产业加入,那么在云端中国就会在区块链上联合相关的国家构建一个新的数字的经济体,这是以区块技术支撑的一个去美元化的数字经济生态,它是超越国界的,这个就是国家的战略!

新基建产业

  新基建,是产业新机会,和每个人都有关系

  所以说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个才刚刚开始,在疫情这个时机,在全球经济大衰退的背景下,把整个的新基建推出来,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举措。很多企业老板看到这个要么觉得和老基建没什么区别,要么觉得这高铁建设好像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5G是运营商在搞的,好像也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围观的。甚至还有人说这5G就是瞎扯,我现在用用手机也可以用,其实根本不是,是现在我们根本体会不到那个数字场景。好比2000年的时候,你跟人家说买个东西在网上,图片一点,3天给你送到了,你肯定说瞎扯淡。你这个图片一点,怎么来个真的呢?不可能啊。所以说今天我们很多人他的认知只有一杯水这么大,但是让他去认知一个大海,他是认知不到的。所以说孔子说,不可与那个夏虫讲冰讲雪。夏天的虫子没有见过冰雪,你永远不要跟他讲,他永远不会知道。需要等到看见了的时候了才会知道。这跟我14年在浙大讲课,一个老干部他不用微信,所有人在微信群他不用,他觉得短信很方便,然后我课堂上讲完之后,他才发现这个微信还是挺好的,所以说就是这个道理,未来有很多的数字场景,不管是说从这个增强的交互的这种互联网,形成的包括视频、3D、云办公、包括云的游戏,然后包括这个海量的物联网、智慧城市、家居,包括工业自动化,自动驾驶,形成这种全息的这种镜像的数字空间和物理空间的实时的打通,我就不一一展开了。

  今天做数字城市,做产业互联网的时候,我们有很多的瓶颈是解决不了的。比如路灯上有好多摄像头是吧,其实是不同的机构搞的,但是这数据不能点对点的共享,因为它都是一个一个中心化的信息孤岛,要靠各自的中心化连接,价值流动不了,所以未来智能汽车在路上不能做到和它点对点的交互,如果能把很多东西共享出来,这个时候会降低大量的社会成本。我们说5G才能让万物互联变成可能,5G才能让点和点形成可交互的这个模式。那么这个点对点过去是交互不了导致我们的物联网推进很慢,而5G来之后,发现点对点就可以交互,就改变了价值流动的方式。比如我们现在很多人认为数据中心是未来,都是那种中心化的数据库中心化的IDC。其实不是的,未来是实际上价值流动的范式是一种末端云的模式,而末端云是区块链未来时代所有的终端存储,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互联网时代的云,是云中心化存储器,以为这就是未来的模式。其实根本不是,那末端云是什么呢?你比如我的手机在看这个视频的时候,我看的时候,在我的这个缓存里,我觉得好,我可以实时的把它点对点的分配给另外的人,而我分配给10个人的时候,我看视频花了1块钱,我分配给10个人的时候,我赚了5块钱,或者我赚了15块钱。这些根本不需要中心化的数据库,而用末端云来决定的。末端云的条件必须是物物相连,在高速率的这种5G的时代才产生,而这个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所有的这些都可以形成一种新的价值交流交互的范式,这种只有区块链能支撑的价值的流动都会变化。

  所以现在很多人看到的都是我们过去的模式,而不是未来的模式。未来是什么?未来就是这样一种新的可信数字化价值流动的范式,很多应用因为时间的关系就不展开了。在这个过程当中呢,我们发现就不在是很多人说这基建这毕竟是基建,好像跟我没有关系。我告诉大家,数字基建一定是跟我们所有人都有关系的。基建这个底层一旦搭建好,那么上面必须得要跑啊,这个通道出来之后,我们要跑什么?是要跑这些我们能够可数字锚定的这样的一种价值的应用创造。如果你是原来的工厂,你就想怎么变成一个数字工厂。如果你变不成数字工厂,那未来你就不是一个智能工厂,你就不是融入到全球的供应链里的工厂,那么你就会被淘汰出局,因为那是一个数字化的生态,是吧,你变成了数字工厂,你就会成为全球的工厂的生态的节点,而由人工智能来统一来配置全球的资源。这就是未来整个地球就会变成一个大工厂,然后每一个企业都会变成小工厂、小车间,这个用什么来支撑,就是区块链和5G驱动的数字技术为底层